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坚毅时代 > 第二十四章海魔杰西卡、莫莫

第二十四章海魔杰西卡、莫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吃着章鱼烧,禾大壮仍堵不住嘴。“法克,你这家乡料理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太好吃了。你要是早点拿出来相信利多这个吃货肯定早就好了。你看她吃的样子~!喂,你别抢我的那份好不好~!法克在来两份好不好~!我的不够吃~!”“真好吃~!”“快吃快吃,不然要被抢了~!”“别吃那么快吃那么快都浪费了,要细嚼慢咽~!”禾大壮、雪儿、夏明、凯隆,都边吃边说着。微微也是悄然往自己嘴里送着好吃的。显然淡定的多,并不多话。法克见着伙伴们吃的高兴,也一改往日的做派。今天他就充当起了厨子。也算是答谢伙伴们陪自己探亲。
  船长布鲁斯坦丁走了进来,“吃什么好吃的呢?也不叫上我一个。凯隆你不够意思啊~!”坦丁和凯隆早就认识,因为凯隆原来打工店里的老板就是坦丁的哥哥。以前来过店里,但是由于凯隆的老板为人刻薄,对凯隆并没有多好。所以相反这个坦丁就大度的多。没少为了凯隆说好话。所以两个人也算是忘年交。坦丁今年都已经四十多岁了,仍然健朗的很。在轮船行驶的几天当中,已经和其它小伙伴相处的非常好了。其中得知禾大壮是智者召唤兽的时候,更是有意交好。因此他们搭船基本上是没怎么收费的。除了基本的开销缴费以外,船体所有房间都对凯隆及其伙伴开放。用坦丁的话来说,你们也算是这艘船的保镖了。按理说,往返在多伦多和法兰城之间的船并不是很多,但是每一位船长都是具备两个主城背景的人,他们的船应该是安全的。所以名义保镖凯隆和小伙伴们都是非常赞同的。法克把新做好的一份章鱼烧,拿给了船长坦丁。笑善善道:“都是家乡一点小吃。很多年不弄了,怕入不得您的法眼。既然您有兴趣,就常常吧。做的不好,还请不要见笑。”法克说的客气,坦丁却是看着直流口水。这章鱼烧,做起来虽然简单,但是不是地道的多伦多主城下管理的兽栏里的人,还真做不出人家这个味道。坦丁一边吃着,一边调侃道:“法克,你是多伦多主城的人吗?还是下属哪个兽栏的人?”兽栏相当于法兰城称呼的村子的别称。法克笑着说:“我哪里能有幸成为多伦多主城的人啊~!我是四齐高兽栏出来的。”坦丁听法克身世竟然是四齐高出来的兽人。也是多了几分敬畏。四齐高是一个在盆地里面的兽栏。那里面的兽人每一个都比一般兽栏强壮,因为他们每天都面临大量环伺的野兽攻击。而村口只有一处,就是经常有袭扰的妖魔攻击多伦多所必经的路线。可以说四齐高兽栏相当于多伦多的一个军事要塞兽栏。
  微微一开始注意力转移到了坦丁身上,半天之后发现房间突然安静了少许。转头看了过去,发现禾大壮正在一边吃着章鱼烧,一面看着书。微微十分不解,最近禾大壮出来的这段时间,不是睡觉就是扎在房间里,这种情况一直都很反常。别人一问还说自己需要养精蓄锐。今天看见禾大壮当众看书,微微悄悄拿着托盘,边吃边靠近禾大壮。可是走进之后仔细一看,才知道禾大壮看的什么书。那是一本在伊尔村遇见迷之洞穴危难的时候,老村长说做为奖励的一本魔法推演书籍。也不知道禾大壮什么时候把奖励领了,自己偷摸学。也不喊自己。这时候一项比较文静的微微也是嚎叫起来:“禾大壮~!你竟然自己偷偷学习魔法书籍不带上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禾大壮倒是觉得理亏。按理说魔法数据是必须给微微的。因为人家才是正牌法师。可是现在队伍里除了微微,信阳侍的夏明也是法师。至于魔法推演自然对他们都有好处。而自己做为杂修,这种书籍如果正大光明肯定不知道哪年才能轮到自己看。因而才自己先偷偷看了。可是当禾大壮看了之后才发觉,原来这本书比想像中更加玄妙。似乎对自己的体术也有很大提高。也许这也正因为禾大壮是游师的原因吧~!看见已经穿帮,禾大壮拿出书籍讨好道:“微微大小姐,这本书就给你学吧~!我不看了还不行吗?你不是没时间去伊尔村取奖励吗?我才帮你取回来。这几天我忙着休息都忘了,这不是刚拿出来看看什么东西嘛~!你既然这么喜欢,拿去拿去~!之后别忘记给夏明也瞧瞧就行。我不看了还不成嘛~!”禾大壮把书给了微微,微微之后在怎么说,禾大壮也没在看一眼。这样的事情发展,让微微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凯隆才在无奈的情况下开口:“微微你别管禾大壮,那家伙肯定早就把整本都背下来了。不用内疚~!”微微用大大的眼睛看着禾大壮,禾大壮笑呵呵走到微微旁边,用手一把搂住微微,让微微的处子之香贴近自己的下额。清晰可闻。同时另外一只手轻轻扶着微微的下首。神情一吻~!说道:“微微如果你不小心要是弄丢了这本书,或者什么地方不明白。我随时可以帮你~!我现在这本书可以默写了。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要相信我,我游师对这种魔法技能书。根本没兴趣,但是我唯一有兴趣的就是你~!”说着再一次吻下去~!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微微整个脑子都当机了。整个人都云飘飘的。微微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像是相信了和禾大壮。
  就在这时,整艘船开始震荡起来。船长迅速站了起身,告诉大家,你们把自己固定在船内固定物上面,不要离开。然后匆匆走了出去。前一秒还一脸风情万种的禾大壮,下一秒也不知是怕众人反映过来,还是觉得事态应该很紧急,跟着船长走了出去。众人也不是第一次见禾大壮擅自行动了,并没有人跟上去。他们一方面相信禾大壮,另外一方面执行了船长的命令。在这里船长说的话就是最高指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