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 60. 满门抄斩啊

60. 满门抄斩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下来请欣赏由业务经理于奇正等人给大家带来的歌舞《惊雷》。”苏喜儿和刘潇城语调激动地说道。
  
  台下的倒彩声停止了,变成了鼓掌,人们纷纷叫好。
  
  李墨宁傻眼了。
  
  于狗头这种人,居然这么受欢迎,这个世界是不是生病了?
  
  李经倒是没什么反应,他想的和李墨宁不同。
  
  身为太子,国之储君。
  
  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自幼以来,他听到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治国”。这种生长和教育环境,让他最不缺少的就是从上往下看的大局观。
  
  真正深入民间,这还是第一次。这次的所见所闻,让他有很多思考。
  
  百姓是善良而宽容的。他们的要求并不高,无非是有饭吃、有衣穿,有房子住。谁能做到这一点,他们就会拥戴谁。
  
  从这一点来看,秦晓鸾和于奇正这么受大家喜欢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秦晓鸾带领大家勤劳致富,于奇正给大家拉来了活干,人们心中能不感谢他们吗?
  
  台下还有一个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脸也黑了下来,这个人就是秦晓鸾。
  
  “你怎么搞的?怎么让他表演?”秦晓鸾非常郁闷的质问下台的苏喜儿。
  
  “晓鸾姐,怎么了?于经理怎么不能参加了?”苏喜儿睁着无辜的双眼问道。
  
  “他……他不是咱们秦家班的人了!”秦晓鸾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是吗?我不知道啊,没有人通知过我啊。”苏喜儿委屈地说道。
  
  秦晓鸾气得翻了一个白眼。
  
  确实在于家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秦晓鸾也知道这事肯定也传开了。但是这事还真没有在秦家班里作正式通知,现在苏喜儿说不知道,也没法责怪她。
  
  现在台上还没开始表演,只是有人抬了一台纺车,还有些人在搬砖上去,不知道是搞什么鬼。
  
  “晓鸾姐,要不……我去叫他们下来?”苏喜儿偷偷瞟着秦晓鸾问道。
  
  “算……算了。”秦晓鸾恼怒地说。
  
  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台下这么多人看着,突然中止演出的话,大伙儿会怎么想?
  
  大家现在都是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现在突然来这么一出,那不是很败兴的事儿吗?
  
  苏喜儿背过身,对着男主持人刘潇城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郭秀兰走上台,做到了纺车旁边,开始纺起布来。
  
  没有任何的表演成分,就是纺布,真纺!
  
  接着,黄铁柱拿着瓦刀和灰桶走上台,乒乒乓乓开始砌起墙来。
  
  台下观众也傻了,这个……也算节目?
  
  “哎呀!”郭秀兰惊叫一声,捂住手指,随之放在口中吮吸着。
  
  对于纺织,台下的观众实在是再为熟悉不过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个情景也很常见,看上去应该是手指被夹了一下。
  
  郭秀兰抬头望天,幽幽地自言自语道:“纺织娘,没衣裳……”
  
  台下欢快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或者说,有些凄怨。
  
  黄铁柱咳了几声,把瓦刀放在砌到一半的墙上,右手捶着自己佝偻着的后腰。接着,抬头望向苍天,语带悲愤地叫道:“泥瓦匠,无住房啊!”
  
  伴奏音乐响起。
  
  郭秀兰重又开始纺织,黄铁柱也重新开始砌墙。
  
  两人一边做事一边跟着音乐一唱一和起来,内容就是那单调的两句话反反复复吟唱:纺织娘,没衣裳。泥瓦匠,无住房……
  
  他们的歌喉并不专业,表演也没有任何的技巧,但台下的观众全部沉浸其中。
  
  几乎所有人的眼里都弥漫这一层雾水,其中更是有人忍不住开始低声抽泣起来。
  
  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不过,人们心中不免有个很大的疑惑:这大过年的,本来是喜庆的时候,这个未免也太那个了吧?不光是不应景,完全是泼冷水啊。
  
  “惊雷!”
  
  伴随着一声怪叫,于奇正从台下朝台上跑去。
  
  他并不像其他演员一样,从台子两侧上台。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观众席中钻了出来,通过助跑直到台子中间向上一跃,直接跳到台子上。
  
  李墨宁鄙夷地哼了一声。按照于狗头那爱装比的风格,接下来肯定会以一个他自己认为很潇洒帅气的姿势亮相。
  
  没错,台下所有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哎哟我叉!”伴随着怪叫声,于奇正摔了个狗啃泥。
  
  看着手忙脚乱爬起来的于大经理,众人只能用不厚道的哈哈大笑声来表示理解和慰问。当然,其中笑得最响亮的就是长阳公主李墨宁了。
  
  这么一笑,刚才的忧桑气氛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笑什么笑?我故意的!那谁,音乐重来。”于奇正气急败坏地叫道。
  
  台下的笑声更加响亮了,刚才的忧桑气氛消失得无影无踪。
  
  音乐重新响起。
  
  “惊雷,有人说什么纺织娘没衣裳我紫金锤;紫电,还有人说什么泥瓦匠没住房我惊天变。唷,唷……看,秦家班今年月俸奖金分红命中显……尔等莫要屈服这苍天,看秦班主带咱们明年更好收入数顶尖……”
  
  一边唱着还不说,整个人还像被火烧了屁股一样蹦来蹦去,一只手像鸡爪子一般不断抽着筋。
  
  大家笑得前俯后仰,但听这歌词,就有两个字的感觉:解气。
  
  最早都被这不伦不类的节奏给听蒙了,心里想的是:这啥玩意啊?
  
  可是很快,全都被这魔性的节奏带到沟里去了,观众们纷纷跟着抖起腿来。
  
  于奇正的第二段开始了。
  
  “惊雷,我知道你们想说我唱的这个非常紫金锤;紫电,我知道你们都想学会唱这个惊天变。唷,唷……这,这个歌其实是我跟着秦班主学的命中显……她说莫要屈服这苍天,咱们就要有衣裳有住房数顶尖……”
  
  台下观众全都疯狂了。每个人都站了起来,不断跟着于奇正节奏拍着手原地跳着。
  
  于奇正从台上跳了下来,每个人都捏了一把汗。
  
  还好,这次他没有啃泥。
  
  不但没有啃泥,还一直保持着妖娆的舞姿边跳边唱,扭到了秦晓鸾面前,大声问道:“请告诉我们,纺织娘……”
  
  一方面是受到现场情绪的感染,另外一方面也是被众人期待的目光注视着,秦晓鸾不得不大声叫道:“新衣裳。”
  
  台下的大娘大婶大嫂大姑娘小媳妇的尖叫快把屋顶都掀翻了。
  
  于奇正又叫道:“泥瓦匠!”
  
  秦晓鸾的声音也随之更大:“住新房!”
  
  全场观众爆棚了,发出山崩海啸的呐喊:住新房!住新房!住新房!
  
  就连李经兄妹,也情不自禁地跟着高高挥舞着拳头,和大家一起齐声喊着口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