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世大唐美名扬 > 第一八九章缔结婚约

第一八九章缔结婚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
  
  “这么说太子殿下知道此事?”
  
  程咬金俩牛眼一瞪。
  
  一副六亲不认的模样。
  
  “程将军,休要小题大做。”
  
  “本王也知道此事。”
  
  汉王李恪见太子李承乾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自己勇敢的站了出来。
  
  好家伙。
  
  李恪一句话让程咬金彻底暴走了。
  
  “今日本将军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小题大做。”
  
  “在学院里还敢自称本王,陛下没有交代你们怎么上学吗?”
  
  “学院的规矩你们不知道吗?”
  
  “你们三个统统给我趴下。”
  
  “其他的学生可以休息了。”
  
  李承乾闻言第一个趴了下去。
  
  他可是应允父皇要按照学院的规矩来的。
  
  更何况自己是央求父皇才能来到学院的。
  
  李恪和李泰见太子都趴下了,只能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趴在了地上。
  
  “身为东宫太子,包庇皇弟,此为罪一。”
  
  “身为兄长,未能及时阻止魏王的不轨行为,此为罪二。”
  
  “身为学院的学生,未能检举揭发魏王的行为,让几百名学生跟着受罚,此为罪三。”
  
  “太子认不认罪?”
  
  程咬金挥舞着手中的军棍,大声的吆喝道。
  
  “程伯伯,承乾认罪。”
  
  太子李承乾一句程伯伯,让程咬金的心肠软下了大半。
  
  再怎么着,这也是东宫太子,来为的大唐君主。
  
  “态度不错,本将军希望你能知错就改。”
  
  “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
  
  “太子殿下起来吧。”
  
  太子李承乾闻言,起身道谢。
  
  “多谢程伯伯教诲,承乾铭记在心。”
  
  程咬金点头示意李承乾归队。
  
  接着走到了汉王李恪的跟前。
  
  “汉王威风的很啊,到了学院还自称本王。”
  
  “是陛下教你这么做的吗?”
  
  程咬金挥舞着手中的军棍,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程将军,程伯伯,恪儿知道错了,还请程伯伯手下留情。”
  
  李恪见太子躲过了处罚,也没有了刚刚的气势和强硬。
  
  看着程咬金手中的军棍,瑟瑟发抖起来。
  
  “好,本将军就给汉王一个面子,从轻发落。”
  
  说完程咬金的军棍就落了下来。
  
  李恪的屁股蛋子和军棍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瞬间便大声的哀嚎起来。
  
  “这一军棍,希望汉王能记在心里。”
  
  “如有再犯就不是这一军棍这么简单了。”
  
  “自己爬起来回去吧。”
  
  汉王李恪强忍着眼泪,从地上爬起。
  
  一瘸一拐的向太子李承乾走去。
  
  “程咬金,你真是胆大包天。”
  
  “竟敢打汉王的屁股。今晚本王便告诉父皇撤你的职。”
  
  李泰这番话,彻底激怒了程咬金心中的熊熊烈火。
  
  “老子,就算是被革职,被查办。”
  
  “今天也要教教你小子怎么做人。”
  
  程咬金挥舞着手中的军棍,狠狠的打在李泰的屁股蛋子上。
  
  “啊···”
  
  “父皇,母后。救命啊···”
  
  一阵军棍只打的李泰是哭爹叫娘。
  
  李泰的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怎一个惨字了得。
  
  所有的学生都捂住双眼不敢直视。
  
  李恪暗自庆幸自己刚刚服软了,不然李泰的现在,就是他自己的下场。
  
  林然见李泰宛如死狗一般的趴在地上。
  
  连哀嚎的声音都变小了许多。
  
  过来阻止了程咬金的进一步行动。
  
  程咬金气呼呼的扔掉军棍转身而去。
  
  谁能想到学院的第一堂课,竟然是观看程咬金的军棍大法。
  
  因为开学典礼过后,待陛下和皇后娘娘离开。
  
  学院首先就是分配班级,分发衣服。
  
  给除了三位皇子以外的学子们安排宿舍。
  
  做完这一切就是午饭时间了。
  
  这不,一堂课还没开始。
  
  也就是李泰啥还没有学到。
  
  就先学会了挨打,领教了程咬金的军棍大法。
  
  林然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瓶药膏。
  
  “太子送魏王回宫吧。”
  
  “这药膏临睡前涂抹上,明早便可活动。”
  
  “魏王想不想来学院全看他的意思。”
  
  “这件事情我已经非常清楚了,确实是魏王的不对。”
  
  “陛下和皇后娘娘要是责罚,微臣愿意承担。”
  
  太子李承乾接过林然手中的药膏。
  
  和李恪一起抬着李泰离开了学院。
  
  回宫的路上,马车的颠簸让李泰吃尽了苦头。
  
  太子李承乾看到李泰痛苦的样子,也是一副无比心痛的模样。
  
  “皇兄早就让你站出来承认此事,你偏偏不听。”
  
  “结果你还辱骂程将军。青雀你真是自讨苦吃啊!”
  
  “你们两个都是叛徒,都不配做青雀的皇兄。”
  
  “在青雀被打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求情。”
  
  “若不是林然出来,你们俩就等着给青雀收尸吧!”
  
  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李泰,杀猪般的咆哮道,让李承乾和李恪都沉默了下来。
  
  “青雀,程将军的脾气你不了解。”
  
  “刚刚如果我和太子帮忙求情的话,不但无益,反而等同于火上浇油。”
  
  李恪赶紧解释道。
  
  “我要见父皇,我要见母后。”
  
  “我要参程咬金一本……”
  
  李泰拒绝了李承乾和李恪,送他回自己行宫的好意。
  
  执意要面见父皇和母后。
  
  立政殿里,李二陛下和皇后,正在欣喜的说着今天长乐学院开学的事情。
  
  长乐公主也在,她还老大不高兴的责怪父皇和母后,不让她去学院学习。
  
  “朕也想让你去学院继续学习,可是你一个公主终究是多有不便。”
  
  “尚书郎已经给朕请旨了,以后会专门开设女班。”
  
  “这个事情需要进一步考虑和大臣们商议,再做决定。”
  
  李二陛下话音刚落。
  
  长孙皇后和长乐公主竟然颇为罕见的异口同声起来。
  
  “如此,臣妾替天下的女子谢过陛下。”
  
  “如此,儿臣替天下的女子谢过父皇。”
  
  李二陛下看着眼见,自己心中分量最重要的一个皇后一个女儿。
  
  心里面感慨万千。
  
  也许真的如林然所言。
  
  需要做出改变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的思想,岂能是一时半刻能转变得了的。
  
  就在这个时候,立政殿外响起了李泰杀猪榜的哭声。
  
  进入皇宫之后,李泰是越想越委屈。
  
  越委屈越伤心。
  
  越伤心就越哭的厉害起来。
  
  不就是一片肥肉吗?
  
  至于往死里打吗?
  
  还是打这么脆弱的地方。
  
  再说了从小到大。
  
  父皇和母后都对他呵护有加。
  
  何时受过这样的惩罚。
  
  “父皇,母后。救命啊···儿臣快要被打死了。”
  
  李二和长孙皇后闻言,大吃一惊。
  
  这可是青雀的声音啊。
  
  这孩子不是今天才去学院上学吗?
  
  怎么会哭的如此凄惨?
  
  两人牵挂青雀,立即起身往门口走去。
  
  长乐同样被青雀的哭声扰的心疼不已,紧跟父皇和母后的脚步。
  
  “这是怎么会是?青雀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李二陛下怒气冲冲的对着太子李承乾和汉王李恪,开口呵斥道。
  
  长孙皇后一见李泰的悲惨模样。
  
  眼泪滴答滴答的就往下掉啊。
  
  “青雀啊,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母后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长孙皇后此时就是一个普通的母亲,爱子心切的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母后,是程咬金这个老匹夫。”
  
  “母后,一定要让父皇革职程咬金,最好再让儿臣狠狠打他一顿,抄他的家···”
  
  李泰恶狠狠的话,反而让李二陛下冷静了下来。
  
  程咬金他太了解了。
  
  绝对是忠心耿耿之人。
  
  定是这青雀触犯了学院的规矩,被枪打出头鸟了。
  
  “把他抬进去,父皇要问个明白。”
  
  太子李承乾和汉王李恪闻言,立即将李泰抬进到了母后的床上。
  
  长乐见到青雀的惨样也是眼泪汪汪的。
  
  那可真是叫一个屁股开花啊。
  
  “我的儿啊,你怎么被打的这么惨?”
  
  “程咬金,他好狠的心···”
  
  长孙无垢扑在床上痛哭失声。
  
  每一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啊。
  
  遭受如此毒打岂能不伤心。
  
  “承乾,你给父皇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承乾闻言,立即将事情的缘由详细说了一遍。
  
  “父皇都是儿臣未能及时阻止青雀,儿臣也有错。”
  
  “父皇,儿臣也有错。”
  
  汉王李恪见太子李承乾施礼认错,自己也恭敬的施礼说道。
  
  “很好,承乾和恪儿,今天做的不错,父皇很满意。”
  
  李二陛下脸色沉重的点点头。
  
  “父皇,儿臣不就是多吃了一块肥肉吗?”
  
  “他程咬金胆大包天,竟敢小题大作。”
  
  “说什么,就算是被父皇革职查办也要教训青雀。”
  
  “呜呜,呜呜。青雀被打的好惨啊···”
  
  “父皇一定要为青雀做主啊···”
  
  看着青雀悲惨的哭泣模样。
  
  长孙皇后更加的心痛起来。
  
  “你给老子闭嘴···”
  
  李二陛下一声咆哮般的大吼。
  
  让整个立政殿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就连李泰也止住了哭声,委屈巴巴的看着父皇。
  
  “如果不是宿国公已经替朕教育了你。”
  
  “今天朕就要抽你一顿。”
  
  “身为皇子不以身作则,做好典范,还带头触犯院规。”
  
  “在你的眼中那只不是一片肥肉而已。”
  
  “可是,为什么承乾和恪儿不去多吃?”
  
  “难道他们不知道好吃吗?”
  
  “强行索要,和强盗行径有何区别?”
  
  “朕,让你们进学院的目的是什么?”
  
  “是让你去搞特殊搞特权去了吗?是让你好好学习,求上进去的。”
  
  “父皇的脸,都被你小子给丢尽了。”
  
  “宿国公打的好,朕不但不处罚他,还要感谢他为朕管教你。”
  
  “朕觉得还可以再打的狠一点,省得你还有力气哭闹。”
  
  “滚回你的行宫去,好好反省。”
  
  “选朕旨意,魏王李泰行为不检,禁足一月,以观后效。”
  
  “承乾和恪儿,赶快去学院读书,记住今天的事情,你俩如若敢犯,朕绝不轻饶。”
  
  李二陛下余怒未消,一脚踢在床榻边。
  
  转身离去。
  
  让李泰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母后,这是林尚书给的药膏,他说涂抹过后,一日便可下床活动。”
  
  太子李承乾将药膏交给母后。
  
  自己和李恪赶紧坐着马车返回学院去了。
  
  “青雀你糊涂啊,你父皇说的有道理。”
  
  “何苦为了一片肥肉而受此大苦,当时站出来认错不就完了吗。”
  
  李泰见母后眼泪汪汪的样子,都不帮自己说话了。
  
  知道自己这一顿棍棒是白挨了。
  
  委屈的再次失声痛哭起来。
  
  想想要被禁足一个月,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可是,母后。青雀想去学院读书,青雀连一堂课还没有上过呢。”
  
  “就这样被赶出学院太丢人了······”
  
  “眼下,也只能让长乐去找尚书郎了。”
  
  “能说服你父皇的非他莫属。”
  
  长乐闻言,立即应承了下来。
  
  “母后您放心吧,儿臣一定会让林公子说服父皇的。”
  
  太子李承乾和李恪回到学院。
  
  林然得知李二陛下的态度。
  
  心里非常满意。
  
  “老子就知道,陛下会感谢老子替他教训魏王的。”
  
  程咬金一副臭屁的模样。
  
  当晚长乐便来到了林府。
  
  林然见她为李泰求情,自然是一口应允了下来。
  
  连夜便和长乐一起进宫。
  
  见过李二陛下后。
  
  李二见林然为李泰求情,也就借坡下驴。
  
  顺便答应了林然的请求。
  
  毕竟李泰还小,犯得也是小错误。
  
  能让他长长记性便好。
  
  三日后,李泰便返回了学院。
  
  经过此事,整个人都老实低调了许多。
  
  学院的学生们更加不敢不老实。
  
  连魏王这样的身份被被打的服服帖帖的。
  
  他们那个还敢触犯院规。
  
  天气越来越热了起来。
  
  今天林然主讲的是制冰之法。
  
  学院的学生们全部都激动了起来。
  
  制冰之法啊。
  
  在他们眼里这就是神仙法术。
  
  李泰更是睁大了眼睛注视着林然的一举一动。
  
  而且对林然讲解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好了笔录。
  
  他很庆幸林然为自己求情,让自己被提前接触1了禁足,回归学院。
  
  不然自己将错过这一神奇的课程。
  
  见到林然将硝石溶于水中。
  
  没多久水中便有雾蒙蒙的水汽上升。
  
  更加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那木盆里的水,竟然真的在逐渐凝固了起来。
  
  如此炎热的天气里。
  
  水竟然在众人一双双好奇和不可思议的眼神里。
  
  缓慢得凝固了起来。
  
  最终整个木盆都变成了冰块。
  
  所有的孩子们都震惊了。
  
  这是他们连做梦都不敢想想的事情。
  
  如今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实现了。
  
  “老师,老师,这可真是太神奇了。”
  
  “青雀可以学会吗?”
  
  李泰雀跃着欢呼道。
  
  “青雀当然可以学会,是不是想学习啊?”
  
  “嗯嗯,老师快点交给青雀吧。”
  
  听到林然的话,李泰小脑袋点的比小鸡啄米还要快上许多。
  
  对于每一个渴求上进的人。
  
  林然都会尽力传授的。
  
  如果自己能够让魏王将精力用在学业上。
  
  用在了解这个奇妙无穷的世界上各种未知知识上。
  
  从而化解他和太子李承乾的储君之争。
  
  让历史上的悲剧不再重演的话。
  
  实在是一件对很多人都有益的事情。
  
  “来,青雀。老师交给你如何去做······”
  
  当青雀自己亲手将冰块制作成功之后。
  
  这个孩子真的像个孩子似的蹦了起来。
  
  那一刻,他在心里便立下向更多未知的世界探索的志向。
  
  晚上的立政殿,灯火通明。
  
  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以及长乐公主。
  
  都在目不转睛的观看李泰的制冰之法。
  
  当李泰真的让整盆的活水,转变为冰块的时候。
  
  三个人,六只眼睛。
  
  一个比一个睁的大。
  
  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啊。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可是却活生生的发生他们眼皮底下。
  
  最重要的是,展现这一神奇之术的是他们的青雀。
  
  “尚书郎不曾欺朕,朕将几位皇子交给他,实在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李二陛下站起身来,激动的走到木盆旁边。
  
  蹲下身子用手触摸着冰凉的冰块。
  
  心里面却是无比温暖的。
  
  长孙皇后也是高兴的只抹眼泪。
  
  如此仙术自己的孩子也学会了,怎么不让她开心不已。
  
  “父皇,母后。以后承乾殿和立政殿的冰块。
  
  “儿臣都承包了,以后的每一个夏天,儿臣都为父皇和母后,献上一片清凉。”
  
  李泰嘟嘟着胖乎乎的小嘴开口说道。
  
  “还责怪,程将军的棍棒和父皇的禁足吗?”
  
  李二抚摸着李泰的小脑袋开口说道。
  
  “父皇,儿臣知道错了。儿臣已经跟程将军握手言和了。”
  
  “好,这才是朕的儿子。”
  
  “好一个握手言和,不枉朕的一番苦心。”
  
  “观音婢,咱们的青雀也长大了。”
  
  “竟然知道以后每一个夏天,为父皇和母后,送上一片清凉···”
  
  李二陛下的眼眶不由的湿润了起来。
  
  从此李泰坠入到知识的海洋里。
  
  一发而不可收拾。
  
  越探索,他越发现,自己该学的东西还很多。
  
  林然就像一座知识宝库。
  
  里面装着他永远学之不尽的知识和才华。
  
  从此李泰成为了林然的忠实小跟班。
  
  每日就连课余时间。
  
  李泰也不放过学习的机会。
  
  今日的早晨。
  
  林然将自己的拳术交给了学生们。
  
  通过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一个多月时间对学生们的锻炼。
  
  学生们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很大提高。
  
  因为每次不管是什么训练。
  
  林然总会身先士卒,一直跟学生们一起跑步,一直爬在地上做俯卧撑。
  
  这样学生们没有一个叫苦叫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