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总统大人,请爱我 > 她的报复很疯狂 12000字,明天大结局

她的报复很疯狂 12000字,明天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堂辰若有所思的看着紫陌,忽然问道:“你在想什么?”
  
  紫陌回过神来,冷声道:“没什么。”
  
  北堂辰低低的笑了:“你是不是在想北堂曜的车祸是我一手指使的?”
  
  “你当时的年纪还很小,应该不至于,更何况如果北堂曜当时真车祸身亡的话,那他又怎么会被别人收养呢?所以车祸的事情应该是北堂家族杜撰出来的吧?”紫陌冷声分析道。
  
  “南宫紫陌,你的确很聪明。”北堂辰说道:“你应该很清楚,他的眼瞳颜色很奇怪,这在我们家族从来都未出现过,更何况他出生的时候,他母亲难产身亡,所以他从一出生就不被人祝福,所有人都说他是一个妖孽。克母、克父,以后还会克垮北堂集团。父亲也很忌讳,但是毕竟是血亲,所以就把他养在偏僻的别墅里,很少让他外出。一年后父亲娶了母亲,再紧接着我的出生分化了家族人对北堂曜的注目,他渐渐被别人淡忘了。当有一天忽然有人提到他的时候,众人这才想起他的存在,但是我们去了郊区别墅,却发现他早就离开了那里。直到后来母亲辗转打探到他被收养的事情,这才……”
  
  “龙煞养父母飞机出事是北堂家族搞的鬼?”紫陌的声音很冷,冷得就像在冰水里浸泡过一样,冰寒彻骨。
  
  好狠的手段啊!杀了龙煞的养父母,然后让他养父母的仇家一辈子都追杀龙煞,让他像老鼠一样活在贫民巷里,这就是他们爱的方式?
  
  北堂辰眼睛黝黑,亮的近乎有些诡异:“北堂家族的长辈们都健在,龙煞却被别人收养,这对家族的人来说根本就是耻辱。”
  
  紫陌唇瓣牵扯了一下,似是在嘲讽,又似在感慨,她微闭双眸,问道:“难道放任龙煞在别墅里腐烂,这才是你们对他的恩赐吗?”
  
  北堂辰脸色沉了沉,“北堂曜这是在对家族的人宣战,这是他惹怒北堂家族的后果。<>”
  
  紫陌冷笑,推测道:“是你母亲下的狠手对吗?”龙煞的父亲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会把自己的儿子逼入绝境,唯一的解释就是北堂辰的母亲希望除掉龙煞,然后让自己的儿子以后掌管北堂集团。
  
  “我知道天才少女不是空穴来风的,除了说你很聪明,我还能说什么呢?”
  
  紫陌眼睛闪烁如星辰,静静地看着北堂辰,脸上充满了疑惑不解等多种情绪:“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也告诉了我你的过去。”北堂辰忽然笑了,只是他的笑容一扫之前的刻意,显得真诚释怀,在那一瞬间,紫陌忽然间有了一种错觉,如今的北堂辰是在演戏还是真情流露,这个答案大概只有北堂辰自己心里清楚吧!
  
  紫陌沉默了一会儿,唇瓣掀了掀,有了一个鲜明的弧度:“你凭什么就以为我对你说的都是真的。”
  
  北堂辰无所谓的笑了笑,眼神却犹显落寞和萧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识你之后,我忽然间发现,我和你其实是同一种人。”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紫陌皱眉,他又在玩什么把戏。
  
  北堂辰低声笑道:“紫陌,你最喜欢用笑容来伪装自己,其实心里面是非常空虚和绝望的吧!不要否认,你有一颗寂寞的灵魂,而我跟你一样。我跟北堂曜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们相差只有一岁。尽管他被放逐,但是他的优秀却是无容置疑的。从小到大,不管我做什么事情都是活在北堂曜的阴影之下。相信我,没有人天生喜欢当小偷,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偷别人的幸福和东西,但是我是个人,我也有七情六欲和最原始的感觉,北堂曜的优秀,在我眼中就逐渐变成了一根刺,我不拔掉他,我就永远只能喉咙里卡着这根刺,难以下咽。”
  
  紫陌脸色冰寒,眸光中一时间棱光四射,寒气逼人,周身的气息宛如看不到边际的波涛,此刻的平静也许只是为了等待下一刻的风暴来袭。<>
  
  她冷笑道:“即使我们拥有一样寂寞的灵魂,但是我跟你还是很不一样,因为我向往的只是平凡人的生活,而你要的则是高高在上。”紫陌叹了一口气:“你究竟想要跟我说什么,尽管开口吧!我相信你把你的过去摊在我的面前,并非只是想要倾诉吧?”
  
  北堂辰眼神温润,含着一抹复杂的狂潮,紫陌一时间以为这股狂潮会在下一秒就如同火山般爆发出来,但是狂潮逐渐被迷雾代替,隐含一抹退让,他认真的说:“紫陌,我想和你合作。”
  
  紫陌没有问他合作的条件,而是直接说道:“我好像已经拒绝过你了吧?”
  
  北堂辰目光锐利的看着她,不容她闪避:“所以我才要再问你一次。”
  
  紫陌闻言皱眉道:“你觉得我会和你合作吗?”
  
  北堂辰全身放松下来,静静地靠在了椅背上,忽然淡漠的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们合作的条件吗?”
  
  紫陌眼睛闪烁了一下,开玩笑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杀了龙煞吧?”
  
  北堂辰唇瓣扯了扯,算是附和的微笑,但是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北堂辰的笑容有多么的僵持和冰冷无情:“你放心,我和龙煞的事情不需旁人插手,我只是需要你找出柳飘飘的下落,并把她送到北堂集团。”会长夫人失踪的消息如
  
  果走漏的话,就不单单只是他和北堂曜单方面的事情了,这中间会牵扯到更多的人和事。
  
  况且事情闹大的话,对他只会百害而无一利。
  
  紫陌低低的讥嘲道:“你这是在害我。如果你的夫人真是龙煞带走的话,可见龙煞对你的夫人仍然旧情难忘,我如果偷偷把令夫人给你送回去的话,你以为龙煞能够继续容忍我吗?”
  
  北堂辰不见震动,好像紫陌的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他双眸微敛:“我能给你的东西,远远超过了这些。<>”
  
  紫陌冷笑道:“你应该明白在这世界上金钱还有地位,我都不在乎,因为我从一出生就全部都拥有了。”
  
  北堂辰开口说道:“紫陌,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而且我能够帮你办到,我发誓柳飘飘送到北堂集团后,我会帮你得到龙煞。”
  
  紫陌微讶:“你听谁说我最想要的就是龙煞?”
  
  北堂辰竟然把她的事情调查的那么清楚,他连这些都知道,在那一刻,紫陌忽然有了一种被人侵犯的愤怒感。
  
  北堂辰似是看到了她的怒气,目光微沉,叹声道:“你的眼睛告诉我了,紫陌,你的眼睛里盛满了对龙煞的情感渴望,难道你都没有察觉吗?”
  
  紫陌犹豫了一下,方才冷笑道:“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
  
  “你会的。”北堂辰说的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字说出了这三个字。
  
  紫陌心里的冷意就像冬日的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沉重的压在她的心头,胸闷异常:“你凭什么就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呵呵……”北堂辰忽然低低的笑了,看起了很愉悦。
  
  “你笑什么?”紫陌不怒反笑道。
  
  “当你问我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你的心里已经相信了不是吗?”静静地,北堂辰忽然开口说道。
  
  紫陌觉得心里忽然间有什么东西在那个瞬间断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她是这么对北堂辰说的:“如果一个男人的心都不在我的身上了,我要了又有何用?我南宫紫陌还不至于这么放不开。”
  
  北堂辰说:“紫陌,其实你是最可怜的人,你看似拥有一切,但是你连一个男人的心都抓不住,你这么骄傲的人能够容忍生命里出现这样的残缺吗?”
  
  “滚。”最后,紫陌听到她是这么对北堂辰说的。
  
  罗刹找到紫陌的时候,紫陌整个人蜷缩在吊椅里面,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身影,她将自己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像个孩子一样紧紧的抱着自己,一向带着冷笑和讥嘲的眸子被眼睑覆盖,双眉紧皱,脸色不太好看。
  
  从小到大,紫陌出现这样的姿势,只有两次。
  
  一次是她遭遇绑架,他们逃出来后,因为杀手在越南追杀他们,他们暂时栖身在一家旅馆里。
  
  当时神偷为了保护她,双手遭受扭曲骨折,她一整天都没有吃饭,只是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他很担心,终于按耐不住忧虑,撞开了门,触目就见到她缩成一团,像个小孩子一样哽咽的哭泣,她怕他在外面听到,所以一直将拳头塞进嘴里,以防发出野兽般受伤的声音。
  
  他看到她拳头上牙印深深,血迹斑斑,心里忽然升起了刀割般的疼痛。
  
  她看到他,他还清楚的记得,她当时的脆弱和绝望,她双眼无神,望着他又好像看得根本就不是他,她说:“这房间好空啊!”
  
  那一刻,罗刹的眼睛就那么不期然的湿润了。
  
  他宁愿她大哭,而不是这么压抑的哭。
  
  他宁愿她说出她的害怕,她的恐惧和不安,她的痛苦,可是她只是对他说,房间好空!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她出现这样的姿势,那样的姿态太过于柔弱,她不允许这样的柔弱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可是如今……
  
  她的身体发凉,他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触碰她的额头,就怕惊醒了她。
  
  几乎是在罗刹手指触碰她额头的瞬间,她就蓦然睁开了眼睛,警觉的看着他。
  
  然后罗刹看到了她的眼神,黝黑的一望无际,好像两口枯井一般,引诱人沉沦其中,那里面黑的几乎没有任何的情绪。
  
  没有眼泪,没有愤怒,没有茫然,没有不安,没有憎恨,有的只是空洞和冷漠。
  
  于是罗刹忽然悲哀的发现,他的小姐早就已经无心了,世界上人类的情感,在她这里早就变成了了却无痕的风霜。
  
  刮过,来过,散了,也就没了。
  
  “冷吗?”罗刹弯腰问她。
  
  “冷。”她轻笑,笑的极尽灿烂,但是眼睛已经风霜依旧。
  
  “我带你回房间。”
  
  “好。”她乖顺的点头,甚至伸出了双手主动圈住了罗刹的脖颈。
  
  罗刹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抱起她的时候,手臂紧了紧,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紫陌将脸庞埋进他宽阔的肩膀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股干净的青草香皂味传进她的鼻端,她的神智清醒了一些。
  
  “罗刹。”她忽然轻柔的唤道。
  
  “嗯。”
  
  听到她软软的声音,罗刹有些恍惚,好像两个人又回到了曾经的青葱岁月。
  
  他总是习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做她的影子,有时候她会刻意放慢脚步,等着他追上来,可是她放慢脚步的同时,他也会刻意放慢下来。
  
  于是他和她之间总是隔着一段看起来很近,其实很遥远的路。
  
  他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从来不敢站在她的身旁,因为她是小姐,他是她的影子保镖。
  
  她当时见他这样不合作,就会停在原地,静静的等着他走上来,待他走近,她会似笑非笑道:“罗刹,你活的累吗?”
  
  他听了之后,心里仿佛被人狠狠捏了一下,疼的双眸泛起了层层的迷雾。
  
  她也好像只是随口说说,然后又淡漠的慢慢走着,只是这一次她再也不会放慢脚步等他追上来。
  
  原来曾经的曾经,他失去的不是简单的几步路,而是一段埋藏在心底的深沉爱恋。
  
  “原来他让我来双栖岛的目的,并不是让我去杀北堂辰,还我自由,他只是想让我拖住北堂辰,这样他才有时间去把柳飘飘抢走。”紫陌的话语拉回了罗刹的思绪。
  
  罗刹抿紧了唇,没有说话。
  
  “呵呵……别人都说我聪明得很,我也自信向来都是我耍人的份,只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也有被人耍的一天,是我活该啊!我还以为他说让我杀北堂辰是真的,他说的那么真,那么真……”紫陌的声音里没有哀伤的成份,有的只是一份空洞,却让人听了心酸不已。
  
  “……”罗刹依旧不语,只是却拥紧了她,她似乎觉得有些冷,向他怀抱里缩了缩。
  
  “我南宫紫陌可以容忍别人耍我骂我,凌我,辱我,但是我绝对不会容忍有人把我当猴子一样戏耍,这是第一次,但是我发誓这也会是最后一次。”
  
  “你决定和北堂辰合作,背叛龙煞吗?”终于,罗刹淡漠开口问道。
  
  紫陌淡漠的笑了,双眸里仿佛被人注射了耀眼的光芒,异常夺目:“北堂辰?他想和我合作也要看够不够格。”
  
  “事到如今,您准备怎么办?”罗刹说出他的忧虑。
  
  “罗刹,我向来喜欢比谁的命大,如果这是我的劫数,那我也就认了。”紫陌话语间透着一股对生死的无谓和豁达:“当年是北堂集团雇佣杀手杀我的,以前我一直都不明白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他们要置我于死地,现在我明白了,他们是想借由我杀一儆百,他们真正要对付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龙煞,而我只是给龙煞的一个警告。”她跟北堂辰提了几次绑架的事情,每一次他的表情都很平静,好像他不知道一样,不过北堂辰的确不知情,因为这件事情是他的母亲暗地里做的。
  
  可是她向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纵使不是北堂辰做的,但是北堂家族完了。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罗刹冷声道。
  
  “柳飘飘的事情,就当我们没有听到,让他们斗吧!吩咐神偷和药儿,从今天开始,倾尽所有,不惜一切代价击垮北堂家族。”紫陌淡声说道。
  
  “我明白。”自古以来,有舍方有得。
  
  他们已经准备了两年,是时候报仇雪恨了!
  
  紫陌回到房间没有多久,墙壁上的多媒体视频电视开始启动。
  
  紫陌坐在沙发上淡漠的看着视频那头出现的龙煞,心里竟然连一点的涟漪和愤怒都没有,有的只是漠然和冷嘲。
  
  因为隔着一层屏幕,龙煞就算觉得紫陌的笑容有些诡异,可是具体诡异到哪里去,他却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龙煞问道:“北堂辰的事情怎么样了?”
  
  “北堂辰今天下午忽然离开双栖岛了,事情自然没有办成。”紫陌顿了顿,忽然加了一句,“我很抱歉。”
  
  她的这句话说得甚是讥嘲和狂肆,引得龙煞眉头皱了一下。
  
  “北堂辰既然已经离开双栖岛,你也没有道理继续留在那里了,明日你和罗刹就乘专机回来。”依旧是俊美的脸庞,依旧是淡漠疏离的话语,紫陌却觉得屏幕里的人忽然间变得很陌生。
  
  她和他在一起相处了十八年之久,她爱了他十八年,从来都是她追,他躲。她热情,他淡漠。她付出,他冷眼旁观……
  
  紫陌忽然怔住了,她这才蓦然意识到,她和龙煞之间原来从始至终都是两条平行线,说不定当初对她的好都是掺杂目的的。利用的时候尽情的利用,一旦脱离利用和合作关系,就连朋友都称不上。
  
  他把她南宫紫陌当成了什么?
  
  屏幕里的龙煞不知道还在说些什么,她几乎一句都没有听到,忽然间很厌倦那样的一张脸,那样的淡漠声音,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她已经拿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的砸向了宽大屏幕,顿时屏幕砰的一声炸开了花,引起室内的电线走火,她低低的笑,不是讥嘲,也不是阴寒,而是得意的笑,仿佛要笑干自己的肝肠才肯罢休。
  
  龙煞在屏幕一端看到紫陌蓦然扔向他的茶杯,脸色剧变,双手握紧了椅子把手,紧紧盯着瞬间黑下来的屏幕,脸上闪现出阴寒之气。
  
  问天在一旁看到这一幕,身体一僵,看到龙煞脸色难看,不由小心说道:“总裁,小姐她可能是失手……”问天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很明显是小姐故意扔的,这哪里是失手呢?如果总裁和小姐面对面的话只怕茶杯早就飞在总裁的脸上了。
  
  “备车。”龙煞黑蓝色的双眸冷得似冰。
  
  问天一惊,心思触动,脱口道:“总裁……”总裁该不会现在去找小姐吧?
  
  龙煞一向冷静的神情出现了怒气,可见内心的火气有多旺:“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是。”问天不敢迟疑,连忙走了出去,以至于没有看到龙煞脸上呈现出的惊天~怒气。
  
  月光流泻进来,落在紫陌的身上,丝绸般的长发铺在雪白的地毯上,看起来魅惑而妖艳。
  
  门被推开,罗刹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扫了眼室内的狼藉,眼神微沉,缓缓蹲了下来。
  
  罗刹问道:“专机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走吗?”
  
  “嗯。”紫陌眼睛没有睁开,甚至没有起身的意思,但是却轻轻地应了一声。
  
  “总统先生和夫人在加拿大度假,我们为什么不找他们呢?”罗刹问出心中的疑惑。
  
  紫陌睁眼,叹声道;“他们如果知道我找到了当年绑架我的凶手,你觉得还有我出手的机会吗?罗刹,我的事情,我不想劳烦别人。”
  
  “如果萧总统知道你借助萧氏集团的力量来对抗北堂集团,他一定会有所察觉,纵使你父母不知道,但是萧总统那一关怕会也不好过。”萧牧是个很睿智的男人,同样的他和南宫总统一样都是很难缠的角色。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瞒着义父。”北堂集团根深蒂固,想要完全杜绝它的后路岂是那么容易的,但是萧氏和南宫还有斯科菲尔德家族合伙收购的话,三大龙头夹击之下,北堂就只有死路一条。
  
  罗刹皱眉问道:“你已经决定好了吗?”
  
  “嗯。”
  
  “需要带什么东西吗?”他看了眼房间,她并没有收拾衣服。
  
  “不用了,不该留的全部都留下吧!”她坐起身,在他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他说道:“不等等龙总裁吗?他或许会来找你。”
  
  “罗刹。”紫陌转身看着他,忽然唤道。
  
  他怔了怔,失神道:“呃?”
  
  她轻轻地笑了:“我在想,我是不是该放手了!”
  
  罗刹一惊:“小姐,你……”
  
  “我累了。”她说着,转过身去,没有让他看到她的神色。
  
  罗刹叹道:“你的意思是?”
  
  “给龙煞留一封信。”她去了洗手间,开始洗脸,想要醒醒神。
  
  罗刹跟过去问道:“信的内容要写些什么?”
  
  她满脸水渍,想了想,说道:“就说我会灭了北堂集团,就当是给他和柳飘飘以后的结婚贺礼。我和他的约定作罢,至于北堂辰是死是活,我脑残无能为力,让他自己解决。”
  
  “你是说真的?”小姐对龙煞的感情,他很清楚,现今她说出这番话来,多是气话较多。
  
  她静静地看着他:“罗刹,我像是说假话的人吗?”
  
  “我明白了,我这就是去办。”罗刹叹了一口气,也罢!以前一直都是小姐在追龙煞,如果龙煞有心的话,也该让他去追小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