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总统大人,请爱我 > 她被龙煞耍了! 11000字,撒花!

她被龙煞耍了! 11000字,撒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多媒体房间内,紫陌坐在高级沙发上静静地看着视频里的男人,淡声说道:“如你所料,北堂辰今天上午主动来见我了!”
  
  龙煞闲散的喝着红酒:“你们都说了什么?”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紫陌只差没有冷笑出声,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仰天长笑几声,但是很可惜现在是在大半夜,如果真笑出声的话,吓坏人就不妥了。
  
  什么时候他们说话竟然可以这么虚伪了?
  
  果然,龙煞不解道:“我知道什么?”
  
  紫陌静静地看着他:“龙煞,别告诉我你没有在这栋别墅里装有窃听器,我不是傻子,更不是白痴。”
  
  龙煞眉目闪了一下,“我没有考验你智商的意思。”
  
  “很好,我想我们还是畅所欲言好了。北堂辰来找我,接下来你要我怎么做?”她没有兴趣跟他继续兜下去。
  
  “你不该拒绝他。”龙煞静静地说道。
  
  紫陌唇瓣下意识的扯了一下:“难道你认为我该主动扑到他的怀抱里面求恩爱吗?对不起,目前我还不想这么做。”
  
  龙煞目光暗沉,宛若一望无际的海水,看不到靠岸的陆地,一片空茫:“我以为你很想早一点完成任务。”
  
  紫陌移开视线,翻看着纤长的手指:“我的确很像早一点完成任务,但是你应该清楚北堂辰并不是一般的男人,我如果不使一些小心计,你觉得我真的能够爬上他的床吗?”
  
  龙煞的声音有些冷:“你如果想要杀一个男人,并不代表一定要在床上解决,这是最糟糕的方法。”
  
  紫陌冷笑:“那你为什么还让我尝试性的勾~引他。<>”
  
  龙煞说:“你能杀了他最好,倘若不能,最起码也要拖住他的脚步。”
  
  紫陌干脆讥笑道:“又不是一个小孩子,干脆我现在打电话请他来喝茶,顺便拿狗链子拴住他好了,这样要杀要剐可轻松多了。”
  
  “一般的狗链子,你觉得能够拴住他吗?”
  
  “这可不好说,有些狗之所以不乖,那是因为面前没有骨头。北堂辰也一样,如果想要拖住他的脚步,最起码就要让他对我感兴趣。”
  
  龙煞忽然说道:“你好像成功了,他最起码目前对你很有兴趣。”
  
  紫陌皱眉道:“你觉得北堂辰这么接近我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说呢?”他将问题丢给她。
  
  紫陌想了想,说道:“该不会是想拉拢我,借机分化你吧?”
  
  他笑:“你已经猜出来了。我说不说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紫陌无奈的笑道:“看样子,我如果不配合北堂辰的想法,我完全有可能先遭他灭手了。”
  
  “好像是这样。”他回答的完全就像个局外人,不对,他本来就是一个局外人,下达命令后,坐在后面看着她辛苦的厮杀演戏。
  
  卑鄙!
  
  紫陌收敛思绪道:“这么说,他现在只是在刺探我的态度了?”
  
  “你警觉一些。”他的话语有些温暖,可是却显得很不真实,果然他还是适合当恶人。
  
  “你是在担心我如果出事,就没有办法完成你的任务吗?”
  
  龙煞沉静的说道:“你这么说,我也不反对。<>”
  
  “你放心,我的任务,我不会忘记,只是我希望从今天开始,别墅里面不会再有任何的监听器材。”她能发现,难道北堂辰就发现不了吗?
  
  他们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我只给你半个月时间。”龙煞静静地看着她,眉目静好,沉吟了片刻,说道:“紫陌,别让我失望!”
  
  紫陌的唇瓣缓缓扬起一抹冷笑,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屏幕里,龙煞的肩膀上突兀的搭了一只白皙的玉手,紫陌看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和异常,只是淡淡的看着。
  
  有好戏,怎么不看呢?看来今天发生的一切并不算太遭。
  
  那只玉手的主人当然是天竺。
  
  龙煞回身看了一眼天竺,眼神是什么样的,紫陌是不知道了,不过看到天竺的手蓦然从龙煞的肩膀上移开,看来是受了警告。
  
  紫陌看好戏的说了一声:“怎么了?继续啊!”
  
  就这样中断了好戏,多可惜啊!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今天就先这样了。”龙煞眼神深幽的看着紫陌。
  
  紫陌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什么不妥,惬意的喝了一口水,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那就先这样吧!我也不打扰你们嘿咻了,祝你们今夜玩的开心。”
  
  说完,紫陌不去看屏幕里龙煞阴沉的脸庞,关视频前,还摆了个加油的表情,这一次不待紫陌关屏幕,龙煞那端已经早一步关上了屏幕。<>
  
  紫陌努了努嘴,颇为茫然。
  
  什么啊!莫名其妙!龙煞以前心理变态就算了,怎么现在还越发中年综合症提前了。
  
  紫陌打了哈欠,夜晚自是一夜好眠。
  
  凭什么不好眠,她又没做亏心事。天竺想惹她生气,可是她偏偏不生气,气死谁还不一定呢!
  
  往生门那边却是阴云密布。
  
  天竺跪在龙煞
  
  的面前,虽然低着头,但是态度倔强而又委屈。
  
  龙煞食指轻轻地点着椅子手柄,一下一下好像有一种钻人心底的痒和痛。
  
  “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龙煞的声音淡漠而又平静,有一种压抑存在,好像暗藏着排山倒海般的风暴。
  
  “属下有错,但不认错。”天竺虽然心里畏惧,可是还大着胆子讲出心里话。
  
  “倒是你有理了!”龙煞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天竺却是无法轻松,她颤抖了一下,说道:“总裁,您变了。”
  
  “哪里变了?”龙煞感兴趣的俯身看她。
  
  天竺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感受到压迫感,张嘴想说些什么,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改口道:“您是不是后悔让小姐去刺杀北堂辰了?”
  
  龙煞寒着声:“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我能够看得出来,小姐前往双栖岛之后,您每天都失魂落魄的,您是不是担心她。”天竺壮着胆子看着他。
  
  龙煞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天竺又说道:“您担心的不是小姐会出事,您是在担心小姐会假戏真做,爱上……”
  
  “滚出去。”这一次,龙煞凶狠的睁开眼睛,冷声斥道。
  
  天竺的神情一时间痛楚艰涩起来:“总裁,你看清了,南宫紫陌是一个心狠手辣,没有感情的女人,谁爱上她,注定会落得一身的伤和痛,我不想看着你受伤,尤其是被紫陌伤害。”
  
  龙煞冷笑:“你怎么知道我会爱上南宫紫陌呢?”
  
  “那是因为您……”那是因为您看着南宫紫陌的眼神太专注了,那样的专注好像全世界都只有她一人一样。
  
  究竟是她看错了,误会错了,还是就连龙煞自己都没有发现,其实无论他怎么挣扎,南宫紫陌都在他的心里。
  
  “我什么?”龙煞等着答案。
  
  她最终还是改口道:“那是因为她很特别。”
  
  龙煞冷冽的笑了:“她如果不特别,我又怎么会让她去执行这个艰难的任务呢?”
  
  “您不介意她用身体达成目的吗?”天竺问的小心翼翼,男人不都对女人的贞洁看得很重要吗?尤其是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果龙煞真的很喜欢紫陌的话,应该也会如此吧?
  
  龙煞眉目快速的闪过一抹光亮,随即哼道:“这与我无关,我要的只是结果。”
  
  天竺心里一松,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南宫紫陌没有顺利执行任务,死了呢?”
  
  “那也是她的命。”况且她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死了,那她就不是南宫紫陌了!
  
  双栖岛的阳光虽然不似六月那般毒辣,但是在七月的天气里已经有了八月的温暖。
  
  紫陌坐在躺椅上,静静地看着对面喝茶的北堂辰,嘴角微不可闻的勾起一抹冷笑。
  
  这世界上厚脸皮的人她见过不少,可是像北堂辰这种人,她却是很少见到。
  
  紫陌撇了撇嘴,闲散的说道:“会长平时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吗?”
  
  北堂辰低低的笑道:“有什么事情比跟你在一起聊天喝茶还要重要吗?”
  
  紫陌静静的看着他,似乎想要从他的双眸里看出些什么,但是只看到一抹深凝的柔光,她下意识的抖了抖肩膀,这才说道:“会长实在很闲的话,为什么不陪您的妻子一起养病呢?”
  
  北堂辰好笑道:“我陪着你,你不高兴吗?”
  
  紫陌皱眉道:“您为什么要陪着我?”
  
  “如果我说我对你很感兴趣呢?”北堂辰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紫陌讥嘲道:“昨天应该是我跟会长第一次见面吧?”
  
  北堂辰温声道:“以前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昨天见到你,不可否认,我被你吸引了。”
  
  紫陌不以为然道:“您一直都喜欢对第二次见面的女人说喜欢还有吸引这些暧昧的词语吗?”
  
  “目前为止,我只对你说过。”北堂辰似真似假道。
  
  紫陌质疑道:“您没有对您的妻子说过吗?”
  
  “你能这么问,是不是就代表你在吃醋。”北堂辰忽然笑道。
  
  紫陌装傻道:“其实比起吃醋,我更喜欢的是喝酱油。”
  
  “酱油喝得太多,对身体不好。”他闻言,也认真的说道。
  
  紫陌说道:“男人不都喜欢病恹恹的女人吗?”
  
  “那是古代,现在的人喜欢的可是健康美。”北堂辰轻笑。
  
  紫陌眉目一闪,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娶您的夫人呢?”
  
  北堂辰下意识的皱了眉,大概没有想到紫陌会这么问,眼光暗沉,将问题丢给她:“你说呢?”
  
  紫陌长长地睫毛半敛:“连您都没有办法说出口,想必是真的爱了。”
  
  “爱?”北堂辰差点没有把嘴里的茶喷出来。
  
  紫陌低笑:“会长该不会是想告诉我您连什么是爱都不知道吧?”
  
  “难道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他将问题丢给她。
  
  紫陌耸肩道:“很抱歉,我也不太清楚。”
  
  北堂辰冷笑:“龙煞没有教给你这些吗?”
  
  紫陌反问:“你的夫人难道没有教给您什么是爱吗?”
  
  北堂辰短促的笑了笑:“看来我们都是可怜之人。”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我可不想成为可怜的人。”
  
  北堂辰忽然说道:“龙煞对你不好吗?”
  
  “你说呢?”
  
  他笑道:“我听说你是因为善妒,手下又闯了祸,这才和龙煞闹翻来到了双栖岛,难道我消息有误吗?”
  
  紫陌把玩着茶杯:“你消息没有错,但是也不全对。”
  
  北堂辰静静地看着她:“你手下罗刹受伤是真的,这么说来你善妒的传闻是假的了?”
  
  她警告他:“会长,有妇之夫勾~引单身女人可是犯法的?”
  
  “如果有人愿意先行以身试法,为女人劈开一条阳光大道,即使是犯法,你觉得女人会追随那位有妇之夫吗?”北堂辰意有所指的看着她。
  
  “那女的是白痴吗?这世上好男儿千千万万,难道就只有那个二手男人吗?”出乎北堂辰意料的是,紫陌竟然口出此言,当真是震惊不已。
  
  仅仅是惊讶了一下,北堂辰很快就恢复正常,说道:“二手男人怎么了?成熟、稳重,最重要的是知道怎么心疼女人。”
  
  紫陌静静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反驳可也没有赞同。
  
  北堂辰看着她,忽然认真的说道:“紫陌,你为什么要加入黑手党?”
  
  “我为什么不能?”她感兴趣的看着他。
  
  “你这么精致的一个女人,不该参与到打打杀杀之中。”
  
  “会长想必很清楚我的背景吧?”紫陌瞧着北堂辰,笑得温和。
  
  北堂辰收住笑声,凝眸仔细瞧了瞧紫陌,声音倏地轻柔下来:“h国总统之女,a国总统干女儿,意大利黑手党主人的外孙女。iq300,十三岁的时候就获得哈佛大学法学与经济学双学士博士之位。如果说这世界上谁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除了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位了。只是这样一个光芒四射的你,竟然愿意屈居龙煞之下,这就不令人感到好奇了。”
  
  紫陌用极度魅惑的眼睛,带着说不出的深意,看着北堂辰,轻笑道:“没什么可好奇的,会长既然知道我的事情,就应该明白几年前我被绑架,虽然后来我和手下逃了出来,但是没有和我父母汇合之前,我当过老鼠,白天的时候躲在黑暗潮湿的地下室里,到了晚上就出去觅食,觅食的时候很凶险,因为那些杀手很有可能就在暗处拿着手枪指着我的脑袋。你没有经历过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所以不知道当有人把灯光照射在我的身上时,我是怎样的心潮澎湃?”紫陌极轻的笑了笑,随即淡声道:“我没得选择,如果有生,我绝对不会选择死亡。”
  
  “当时是龙煞先找到了你?”北堂辰冷冷一笑,靠在椅背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性感的嘴唇扬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紫陌笑容淡淡敛回眼底,话语温柔但依稀透着一抹寒意和凉薄:“是啊!我那时候看到他,忽然间觉得世界都亮了。”
  
  “你很爱他?”北堂辰的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弧度。
  
  “我爱了他十八年。”紫陌声线不由沉冷下来。
  
  北堂辰淡雅一笑,平静无波的问道:“在这样得不到回应的爱情面前,你难道一天都没有疲惫过吗?”
  
  “事实上,我爱了他十八年三个月零两天。”
  
  “你记得很清楚。”
  
  紫陌的眼神如同清晨的泉水般,清澈冷冽,“有一种鸟叫荆棘鸟,一生只为一个伴侣而生。”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北堂辰眼神深幽,含着一抹复杂。
  
  紫陌轻笑:“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你这些呢?”
  
  北堂辰的目光顿时犀利如利剑锋芒,“你就不担心我将此事宣扬出去吗?h国未来女总统爱上黑社会教父,这个消息足够很震撼吧!”
  
  紫陌莞尔地扯了扯唇,玉颜上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半晌,慢条斯理地道:“你随便,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功夫了,因为你无论怎么宣扬,这些都不会有公诸于世的那一天,因为我不许,我父母不许,我义父不许,我外公更不许。”
  
  北堂辰皱眉:“政治的力量固然强大,但是无论你们再如何的包庇往生门,它也是一个黑暗组织。”他收敛笑意,冷冽的看着她,“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往生门不会永远都那么侥幸的,迟早有一天会露出马脚来。”
  
  紫陌神色如常道:“警察局这些年隔三差五的就到往生门旗下分堂搜查,可是结果搜到了什么?搜出来的只是无尽的耻辱和难堪,如果我是他们,我早就蒙着被子躲在角落里,免得招人讥笑。”
  
  “你可真是嚣张啊!”北堂辰黑眸闪烁,他睨着她,不怒,而自威。
  
  紫陌笑道:“不是我嚣张,难道北堂集团旗下的三合会就不嚣张吗?”
  
  真是乌鸦笑猪黑。
  
  北堂辰挑眉道:“你的话里包含着浓重的火药味,该不会是想和三合会宣战吧?”
  
  紫陌一口喝尽杯里的茶水:“那就打一场吧!日子这么无聊,偶尔也要来点真人版的cs格斗,要不然就太索然无味了。”
  
  “你和龙煞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我?”北堂辰锐利的目光稍敛,沉声道。
  
  紫陌无辜看着他:“我以为你很喜欢听这些。”
  
  北堂辰半眯双眸:“你连我喜欢听什么,不喜欢听什么都知道啊!”
  
  紫陌瞧着北堂辰,美艳的容颜忽而如霜冰冷,冷声道:“会长,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兜圈子了,你来双栖岛的目的我已经隐约猜到了,我很感激您的好意,但是我很抱歉。”
  
  北堂辰忽然说道:“你倒是说说我来双栖岛的目的是什么?”
  
  紫陌看着他:“罗刹出事,我和龙煞闹僵,我前脚刚来这里,您就来了,难道您不觉得这很蹊跷吗?”
  
  北堂辰轻笑:“双栖岛是有名的旅游度假胜地,难道这里有规定你来了,我就不能再来了吗?”
  
  紫陌忽然间发现北堂辰似乎很喜欢笑,他笑的时候其实很好看,至少会让人觉得很温暖!
  
  紫陌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兀自说道:“您说对我很感兴趣?”
  
  “我的确说过。”北堂辰的视线落在某一处,眼神微眯,静声道:“可惜你不相信。”
  
  “我相信,因为这是你唯一说的一句真话。”静静地,紫陌忽然说道。
  
  北堂辰摸不清楚紫陌究竟想要说什么,干脆抿唇沉默的看着她,没有开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