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抗战之钢铁风暴 > 590章 越南丛林

590章 越南丛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滴滴....
  
      大队的日军汽车在路况一般的道路上行驶着,此时的越南从原来的法国殖民地,在德国占领法国后,这里便变成了维希法国的殖民地。  之前日军强压越南殖民当局关闭滇越铁路,并且加入了轴心国之后,要求派兵进驻越南,维希法国迫于大军压境的日军,只差在谈判桌上签字了,不过南调的第5师团长中村明人克制不住南下的冲动,再一次违反了大本营的意愿,率领第五师团及附属部队三万余人越过中越边界,浩浩荡荡分三路杀奔越南军事重镇琼山。
  
      此时法国在越殖民军只有不足5ooo人,而且一部分还分驻各地,面对六倍有余的日军,根本无力,也没有抵抗的意志。于是日军原本准备一展皇军威名的举动,也彻头彻尾的变成一次规模浩大的行军。
  
      对于南下期盼已久的海军也迅做出行动,在第5师团的配合下,迅在日军控制的港口登6,取得了越南的海防,同时也获得了在越南的一个上规模港口。
  
      仅管因为再次在日军军史出现下克上的例子,中村明人随后被免除了第五师团长的职务,但越南丰产的粮食,还有黄麻,棉花却是此时的日本所急需的。日军从来就没有将吃到嘴里的肉再吐回去的觉悟。作为一个自古以来便地瘠人少,资源馈乏的国家和民族,在骨子里有着几千年来养成的贪婪。绝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得过来的。
  
      而很快,滇缅铁路与滇缅公路在为期三个月的封闭之后,英国意识到与日本没有和解的可能,而此时美国在德,日,意签署三国公约之后,也开始禁止向日本输入钢铁资源。至于石油最后这一张捏在手里的底牌,哪怕是美国,也不能毫无顾忌的打出去,一旦禁售石油,便意味着两国之间战争的开始。困兽犹斗,更何况是近代以来几乎横行东亚,拥有着世界第三海军舰队的日本。
  
      “快,就在前面,我在前面的村落看到过一支小规模的军队出没过,他们是中国人。我的父亲同黑旗军的士兵打过仗,听得懂中国人的说话。”阮治明穿着双破破的草鞋,皮肤有着大多数南方人有的褐黄色,一身赤膊的他,带着将近一个中队的日军在正在湿热的丛林里穿梭着。
  
      “小心,那里有条眼镜蛇,不要靠过去,这种蛇攻击性很强。”
  
      “哒哒....”
  
      一串机枪弹打出,那条长达两米多的眼镜蛇痛苦的在地上蜷缩着。没过多久,就没了声息。
  
      “这鬼天气,真是热得厉害,我带的水喝光了,这里哪里能找到水?”中村部藏叫住在阮治明道。
  
      “在前面两里多的地方,有一条小河。”阮治明作为一个本地人,十分熟络地回答道。
  
      “带我们去吧,没想到在越南还有支那军,看来他们对东南亚,一定也抱着某种程度上的企图,或者是准备阻止帝国进攻东南亚,截断滇缅铁路与滇缅公路的企图。支那人用心真是险恶,竟然那么早就开始布局了。哟西,你是亲善帝国的友好人士,这次只要成功的找到支那军,帝国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中村部藏拍了拍阮治明的肩膀,满意地道。
  
      “为日军提供帮助,是我的荣幸。”
  
      阮治明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地神色,在越南,能与日军攀上关系,是件让人十分自豪的事,至少此时,没有谁将日军当作侵略者,先是作为清政府的从属国,后来又沦为法国的殖民地,此时的越南人,只是将日军当成了拯救越南脱离殖民统治的救世者。
  
      而日军也将自己打造成一副拯救越南人民于水火的形象。而西北特战小队暗自在东南亚一些地带进行一些拉练,虽然避过了大多数人的耳目,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相对在越南的基地小且不多,可还是让阮治明机缘巧合下给现了。对中国人一直没什么好感的阮治明很快就将这个消息卖给了日本人。而中村部藏很敏锐的觉得这条丝索十分有价值,不过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中村部藏并没有带大量的部队出动,只抽调了一个中队先来探探底,万一没有,阮治明固然倒了大霉,皇军的玩笑不是能随便开的。要是给现了,说不得也是大功一件。毕竟民国的军队出现在东南亚,数量上的多少还只是其次,关键还是在民国的意图。
  
      在取水的时候,一名饥渴难耐的日军士兵因为按捺不住,阮治明也提醒不及,迫不及赶的赶到河边取水,结果被河里的鳄鱼给拖下了水,鳄鱼咬着士兵的胳膊在水里翻腾,士兵在水里惊恐的大叫着,鲜血洒入河水中,附近的几条鳄鱼也纷纷潜入过来。哪怕日军射击再是精湛,此时在鳄鱼与士兵在水里翻腾的时候,也没办法进行准确的射击。倒是机枪手扫杀了附近的两条鳄鱼。一大一小,大的有一米六七的长度,小的也有一米多。
  
      但此时这种情形下,根本没有人敢下水去救自己的同僚。日军从军的里面,一支部队里出现小同乡的概率是很高的,尤其是在这几年的大扩军中。从军的日本人越来越多,岸上站的都是他们自幼的熟识,但眼前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故旧,战友在水里凄厉,恐慌的惨叫。不少人端着步枪瞄准,却迟迟的无法下枪。
  
      最后日军士兵被鳄鱼撕下一条胳膊后,一名军槽找到了机会,一枪准确的击中了鳄鱼的头部。但受伤的鳄鱼垂死下也再次咬断了士兵的大腿,腥红的血在河水里涌动着。这种情形下,就算把战友救上来,也不顶事了,受伤这么重,失血这么多,根本无法撑回营地进行抢救。就算能救回来,失去了一手一脚,跟废人也没有任何区别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死去。只是若死在战场上,不失为一种光荣的死法。可死在这种畜牲手里,难免让所有人觉得不值。
  
      此时不少士兵已经被丛林里的蚊虫咬得一手,一脸的包,这些士兵难耐的抓着骚痒的地方。刚才在路上,若不是阮治明的提醒,恐怕至少有三人遭到了毒蛇的攻击,如果不是阮治明的提醒,可能被鳄鱼拖下水的士兵还不止一人。还幸存的日军士兵忍不住面面相觑的对视着。这湿热的丛林里,还真是杀机四伏,连敌军的影子都没有捞到,自个儿就已经遭受了几次危机,而那些蚊虫,虽然不致命,但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这些人的士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