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抗战之钢铁风暴 > 561章 通车

561章 通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说老杨啊,一别数载,当初咱们在四川也是老对头,没想到转眼之间,咱们竟然又站到同一条战线上了。△↗,.”
  
  一通乱战之后,前面已经传来两部川军差不多同一时间赶到了日军的炮兵阵地的消息,孙震此时松了口气,没有了炮的日军,那便是拔了牙的老虎,也不用太操心了。
  
  “是啊,时势弄人呢,在川中斗得你死我活,临到头,却被日本人打进家门。要是早料到会有这么一日,你说当初我们这些人是何苦来哉。”杨森接过孙震递过来的卷烟,自嘲地一笑,略一看烟上的牌子,不由一愣道,“怎么,你们现在连烟都能供应上?”
  
  “大树底下好乘凉啊,哪怕是在战争时期,营一级以上,时不时也能供上几包烟,进西北以后,我的军部缩编成了师部,油水也没以前足了,不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倒确实是贡应了一些。”
  
  孙震自顾自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打开十分有质感的金属盖,大拇指一拨,火便冲了起来。
  
  “你这又是手表,又是这点火的,身上的洋玩意不少啊。”杨森吃惊地看着孙震手里银色打火机道。
  
  “这可不是洋玩意,是西北自产的,听说这玩意在洋人那边还注册了品牌,有个劳什子专利什么的。这玩意,就是西北的一些洋人,都十分推崇呢,当然,是那些抽烟的洋人,不过也贼贵,普通人可舍不得买一个。”
  
  孙震又将打火机递给了杨森。虽说当初在川中混战的时候双方敌对过,那时候的孙震地位还远不如杨森,毕竟是争夺过四川省主席的人物。不过川军高层今天打,明天和的例子也不是一两次了,再说此时是国战,不比在川中时候的小打小闹,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以前还有什么恩怨撇不开的。
  
  “得,今天沾你的光了。”杨森接过打火机,向孙震的师部周围扫了一眼,看到那几门20mm仿厄利孔的机关炮,不无羡慕地道,“好家伙,我下面一个师都没几门炮,就是我的指挥部都没有防空炮,你这里先整上了。”
  
  “那倒是,西北军虽然严苛了一点,不过在军械,物资上,倒是没有克扣过,这点比起蒋委员长,还真不是强了一点点。这几门防空炮也就是充门面的,真正厉害的还是西北空军。有上头的遮蔽,倒是省事了很多,虽然时不时也会出点篓子,但不用成天担心会挨日本人的炸。对了,你有没有兴趣来西北,一笔写不出两个川字,好歹都是川军里面出来的,杨老哥要是愿意来西北,我可以帮忙引鉴一二。”
  
  孙震面有得色,当初杨森的地位虽然比他高,哪怕是现在,对方的军衔高过他,但中央军里面的编制水份是很大的,眼前的杨森虽然也是集团军司令,但日子就未必比起他现在好过。
  
  “要是当初出川之前,我就选择西北,应该是没问题的,现在却是未必有这个机会了。神仙打招,凡人遭殃。现在蒋委员长连南京都丢了,这边要再挖南京的墙角,蒋委员长那边要一摞担子,姜主任那边会收我?”杨森摇了摇头,当初毕竟是川军的巨头,比起孙震这个后起之秀看得要分明一些。
  
  “你要是真念点川军之谊,这次缴获的物资多匀给我一些,我可比不得你有西北军这座靠山,靠蒋委员长那点东西,连肚子都填不饱,我手下那些兵,看你们身上的穿着,嚷了好一阵了。别说他们,就连我看着都眼红呢。当初寒冬腊月的北上,又是雨又是雪,下面当兵的别说靴子,连布鞋都没一双,穿的还是当初从川中带出来的草鞋,若不是这些热心的民众接济,冻都要冻死好些人。”
  
  想到这段时间以来,部众在战场上饱尝的艰难,杨木便忍不住不胜唏嘘,再看到同样是从川中出来的孙震,虽然番号缩编了。但日子比起他的要好过多了。
  
  “成,呆会老杨你的人多挑一些,要我说,你也要跟那姓蒋的多争取一下,他们黄埔系的待遇不是好很多吗,咱们这边虽然也分三六九等,但还不至于算太明显。要是打仗打得漂亮,还是有出人头地的机会的。这个月,我的师里面,就有六个调到西北那边的军校里面去了,从那边回炉一遍再出来,差不多就是嫡系了。真要是仗打得漂亮,出路还是有的,西北这边的门户之见,没有南面那么深。”
  
  左右战例品是两部联合打下来的,他这边有西北军的补给,杨森想要获得南面的物资补充可不是那么容易。这点权限他还是有的
  
  啪啪
  
  “庆祝滇顷公路正式通车!”
  
  “这条公路,历时13月,经过二十余万人日夜奋斗,这条长度达到千余公里,耗时年余的公路终于成功修成通车。这条公路,跨越了6座大山,5条大型江河,穿过8处悬崖峭壁。为了修成这条公路,我们付出了三千余人宝贵的生命,这条公路,是二十余万民众汗水与鲜血的结晶。我说这些,并不是在诉苦,更是邀功。我只想代表二十余万民众的心声,告诉国家,告诉所有在各个战线奋斗的民众,同胞。一切为了抗战,一切为了民国,哪怕是在大后方,但是为了民族与国家的独立,为了打倒入侵的强盗,我们奉献自己的青春,鲜血,乃至生命,我们无怨无悔!”
  
  作为滇缅公路总设计师的李温平,年仅二十六岁,但却是运输工程的博士留洋生。此时的李温平站在扩音器面前,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年纪虽青,但在负责滇缅公路的过程中,却变得老成。而在李温平不远处,则是一道刻满了名字的巨大丰碑。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
  
  在李温平周围,是云南的高层。武汉政府,还有西北派过来的一些代表,工程兵,还有修筑公路的一些工人代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